prayer, shadow, cross, seaside

經歷重重波折,終於回到真神前

走出佛教,主耶穌給了我平安

在我16歲那年,哥哥就傳我信主耶穌,但在其他親人的影響下,我選擇了信佛教,因為我覺得信什麼都一樣,只要有種信仰就行,直到20多年後的一段日子,家裡、工作都不順,我遇到了許多煩心的事,哥哥又勸我信主耶穌,說只有主耶穌能幫助我。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我聽了哥哥的話,第二天就去了教堂聽道。當聽到牧師讀經文:「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主耶穌的這些話讓我感覺特別親切,說到了我的心裡。我被主的話深深感動了,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我就像流浪在外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家。面對生活、工作的壓力,我覺得活著很累、很苦,在我的人生沒有了目標與方向,不知所措的時候,主的話安慰了我,讓我找到了可以棲息的港灣,我決定好好信靠主,一生追隨主耶穌。此後我每天都看聖經,每週都參加禮拜,也參加一些其他的教會事工。有主耶穌的話語陪伴,又能和弟兄姐妹在一起分享經歷見證,我有了快樂與平安,享受著主的恩典與祝福,覺得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很釋放。

prayer, shadow, cross, seaside

我信主13年後,聽到了主再來的福音

轉眼到了2016年,我信主耶穌已經13個年頭了,同年9月我從外地回到家裡,回家後妻子欣喜地告訴我:「主耶穌回來了,他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全能神結束了恩典時代開闢了國度時代,發表話語正在作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來潔淨人、拯救人。」聽到這話我很驚訝:全能神發表話語審判人?我只聽過耶和華、耶穌,沒有聽過全能神?我好奇又疑惑地問妻子:全能神?我怎麼沒有聽過,誰告訴你主耶穌回來了又叫全能神的?你不會走錯路了吧?妻子說:「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主耶穌都是神的名,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恩典時代神的名叫耶穌,國度時代神的名叫全能神,雖然每個時代的神的名不同,所作工作不一樣,但是三步作工是一位靈、一位神作的。而全能神這名正是啟示錄裡多處提到的全能者這個名,例如:『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是希利尼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示錄1:8)『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啟示錄19:6)這些都是有聖經根據的,你考察考察。」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想:妻子怎麼時隔幾日對聖經這麼有見解了?但不對,牧師講道也常講,信主就得守住主耶穌的名,我信主是主耶穌的話安慰、帶領了我,使我從苦難中走過來的,是主耶穌救了我。我沒有多加思考就對妻子說:「是主耶穌拯救了我,我們不能背叛主耶穌去信全能神。」妻子要我讀全能神的話,說我讀了全能神的話就明白了。但我拒絕了。

過後我又到外地上班一週,回家後,妻子又跟我說全能神和主耶穌是一位神,我不願意聽,就打開電視,想轉移話題。但妻子仍不放棄,很有耐心地勸我聽聽全能神的話,懇切地告訴我全能神並不是另外一位神,而是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的再來。我看到妻子很執著,也想起她告訴我的聖經預言神的名叫全能神,我就勉強坐了下來。妻子見狀趕緊拿出書給我讀:「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我持守主耶穌的名不願接受神新名

沒有等妻子讀完話,我一下子想到我信主13年了,是主耶穌幫助、改變了我,我得守住主耶穌的名不能背叛主。於是我打斷妻子的話說:「你別讀了,我實在接受不了。是主耶穌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安慰了我,給了我面對苦難的力量,我才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氣,我不能忘恩負義背叛主。我想起我信主後,有好多朋友棄我而去,他們說好腿好胳膊的沒有人信主,攻擊我信主的都是病人、窮人。但那時不管他們怎麼看待我,我從心裡感受到主耶穌是真神,是我們的救贖主,我也蒙了主耶穌的恩典,也被主的話感動。我以前只會吃喝玩樂,還做過一些錯事,是主耶穌改變我,我接受全能神不就離開了主耶穌了嗎?不行,我不能背叛主耶穌,我也不想再被身邊的親人、朋友棄絕。而且牧師長老也講過:『千萬不要偏離主的道,只有不離開主,我們所求的主才會賜給我們。』」我看到妻子還想說話,但我心裡煩亂安靜不下來,所以沒有等她開口說話我就走開了。

異夢引導我考察全能神的作工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妻子還是不停地勸說,讓我看看全能神的話語就明白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但我都置之不理,直到一個半月後的一天晚上,我輾轉反側不能入眠,思索這段時間妻子對我的勸說,還有她讀的那段話,我心想:妻子讀的那段話帶著權柄,也帶著能力,好像是神說話的語氣,除了神自己誰敢說他叫過耶和華,誰敢說他曾被人稱為彌賽亞呢?難道主耶穌真的回來了?!我默默向主禱告:「主啊!全能神是不是你的再來?!主啊!願你開啟我,我跟隨你不願再背叛你。」沒想到神特殊的恩典臨到了我,晚上睡覺時有聲音對我說:「我就是你所敬拜的那一位神,你當遵行神的道。」第二天一早起來,這句話清晰地出現在我腦海裡,我意識到,這是神給我的印證。我決定好好考察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但當妻子問我願不願意和全能神教會的張潔姐妹交通時,我又不好意思開口,心裡想:我開始那麼剛硬,甚至告訴妻子,你信你的全能神我信我的主耶穌,現在我說我要考察也有些為難呀!妻子好像看出了什麼,她說:「我約了張潔姐妹晚上9點一起交通,你一定要參加呀!」我點了點頭。這讓我想到主耶穌說的:「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馬太福音7:7)

我的疑慮解除了

晚上9點上線後,我問張姐妹:「我信了全能神不是背叛主耶穌了嗎?」張潔姐妹說:「弟兄,我們信全能神不是背叛主耶穌,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這正是順服神,蒙神稱許的。就如當時主耶穌來了,人若從自己的觀念中走出來,接受主耶穌的新作工就被提到了神的寶座前,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而且只有接受主耶穌的人才蒙了神的稱許,那些持守耶和華的名不願意接受主耶穌的人被神的作工淘汰了。當時法利賽人因著主耶穌來了不合他們的觀念,他們持守彌賽亞的名,定罪了主耶穌,遭受了神的懲罰。我們不能步法利賽人的後塵呀!我們一起讀兩段全能神的話語。」

全能神的話說:「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讀完神的話,張姐妹接著說:「神曾以耶和華這個名來賜給人律法,帶領人在地上守律法誡命,學習事奉神、敬拜神,後來因著人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墮落,守不住律法了,按律法人都得被定罪處死,神又道成肉身以主耶穌這個名來作了救贖人類的工作,只要人來到主面前認罪悔改,罪就得著了神的赦免,神就不再紀念人的罪了,但人的罪雖然得著了赦免,犯罪的撒但本性卻沒有除去,所以還能繼續犯罪。末世神再次道成肉身以全能神這名作了話語審判刑罰的工作,以此來徹底除去人犯罪的本性,讓人脫離撒但權勢,不再犯罪,得著潔淨,蒙神拯救。這就讓我們看見耶和華、主耶穌、全能神的的確確是一位神,只是律法時代神是使用摩西作工,恩典時代與國度時代是道成肉身來作工。無論神的名字怎樣變,無論神的工作怎樣變,無論神作工的方式怎樣變,但神還是那一位神,是造物的主。所以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是背叛主耶穌,而是跟上了全能神的作工,就如當初主耶穌作救贖工作時,主的門徒從信耶和華神轉向信主耶穌不是背叛耶和華一樣。相反那些持守耶和華的名,拒不接受主耶穌救贖工作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才是背叛了神。同樣,今天神作了新工作,如果我們持守主耶穌的名,而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就與法利賽人一樣是背叛神的人了……」

我認識到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

通過全能神的話語和張姐妹的交通,讓我明白了神的工作都是在前一步的基礎上步步拔高建立起來的,每步工作都不是獨立成一體的,沒有耶和華作的律法的工作,就沒有主耶穌所作的救贖的工作,沒有主耶穌的救贖工作,就沒有末世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三步作工一步比一步進深,最終將人類從撒但的權下徹底拯救出來,三步作工是神完整的拯救人類的計劃。全能神的話語談得太實際了,確實打開了神作工的奧祕呀!原來全能神與主耶穌是一位靈,都是神道成的肉身,這樣看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這是真實的。我終於明白了信全能神不是背叛主耶穌,而是順服神的新作工。感謝神!幸好我考察了,不然就走上法利賽人信神卻抵擋神的道路了。

持守神舊工作的後果

張潔姐妹接著說:「我們再來看看全能神的話語就更明白了,全能神說:『不能跟隨到路終、不能跟上聖靈作工的僅持守舊工作的人,不僅沒有做到對神忠心反而成了抵擋神的人,成了被新時代棄絕的人,成了被懲罰的人,這些人不是最可憐的人嗎?許多人還認為凡是棄絕舊的律法而接受新的作工的人都是沒有良心的人,這些只講「良心」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在最終將自己的前途斷送在自己的良心之中。神作工尚且不守規條,儘管是他自己的作工他還不留戀,該否的則否,該淘汰的淘汰,而人卻持守住經營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來與神敵對,這不是人的謬妄嗎?不是人的無知嗎?越是害怕自己得不著福氣而謹小慎微的人越不能得著更多的祝福,得不著最終的福氣。那些死守律法的人都對律法忠心無二,他們越是這樣對律法忠心越是抵擋神的悖逆者,因為現在是國度時代不是律法時代,現在的工作不能與以往的工作相提並論,以往的工作不能與今天的工作相對比,神的工作變了,人的實行也改變了,不是持守律法也不是背十字架,所以人對律法與十字架的忠心並不能獲得神的稱許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張姐妹交通說:「從神的話中看到,神的作工常新不舊,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不斷地向前發展的,神不重複舊的工作,一直是作新的工作,這樣才能帶領全人類不斷地發展。但人的本性是頑固守舊,守住神的一步工作,守住神在一個時代的名字,就認為神永遠是這樣,永不改變,如果改變了就是異端假道。就因著人這一謬妄的觀點,再加上人不認識神的作工,導致人信神卻抵擋神。就如以色列人,他們覺得信神就是持守耶和華的名,守律法誡命,如果改變了那就是背叛了耶和華,就應該治死他。因著他們的謬妄,當主耶穌來作救贖工作時,他們就接受不了,最終以主耶穌違背律法的罪名,把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這個血的教訓值得我們深思啊!今天我們都面對著主的再來,是神作工時代轉折的時期,如果我們不吸取法利賽人失敗教訓,就必然重蹈法利賽人的失敗之路。當有人給我們見證全能神就是二次來到的主耶穌作了新工作時,我們看到神的工作變了,神的名也變了,就持守主耶穌的名,持守神早已停止的恩典時代作的悔改的道,來否認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到來,否認神的新工作,甚至定罪全能神,這樣我們就與法利賽人一樣的愚頑了,最終我們的結局會是什麼呢?神是公義的,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走法利賽人道路的人,他們的結局就是法利賽人的結局,這是絲毫不差的!」

我從法利賽人的道路中回轉

聽著張姐妹的交通,我在不斷地反省自己,是啊,我就是守住了主耶穌的名,守住了神的舊道,抵擋了主耶穌末世帶來的新道,原來我這是在走法利賽人的老路啊。我光怕走錯了路,怕失去神的應許,步步為營,神差遣妻子一次次地叩我的心門,我卻不屑一顧、置若罔聞,持守自己的觀念,對神的新工作不尋求、不考察,這不就是典型的法利賽人嗎?持守下去我必然被神的作工淘汰了。感謝神憐憫了我,給了我一次尋求的機會,藉著尋求,我認識到了自己的謬妄,看見了全能神的話句句是真理,是我生命的滋補品。我願意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我遭受牧師的攪擾

之後,我如飢似渴地讀全能神的話,也開始參加全能神教會的聚會。在神的說話裡我看到了神的愛,看到字裡行間充滿了神對人的深切期望,對人苦口婆心的供應、扶持和教導。沒想到才聚幾次會,就被我們原宗派的林牧師知道我信了全能神。林牧師找到我,對我說了許多毀謗、定罪、攻擊全能神教會,甚至褻瀆全能神的話。我心想你作為牧師怎麼能這樣隨便定罪、褻瀆呢?褻瀆神的罪今生來世不得赦免呀!我為林牧師感到後怕,但同時我的心裡也有些受到攪擾了。我把全能神教會介紹給另一個牧師,他也定罪全能神教會,我心裡就更有些動搖了,也有些迷糊了,我聽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姐妹交通、分享,她們談的都是見證神的經歷,在一起聚會都是讀全能神的話,大家聚會都釋放自由,而且不管你有什麼問題、難處,弟兄姐妹都耐心幫助給予解答,全能神的話語句句是真理,讓人得造就,怎麼這些牧師就盲目定罪呢?之後,他們確定我們信全能神後就不間斷地給我們施加壓力,還挑撥我和妻子之間的感情,我雖然不會相信他們所說的,但我心裡很受攪擾,看全能神的話就打盹,甚至不想看神的話了。

一場靈界的爭戰

張姐妹知道了我的情形不好,來找我交通。我說:「牧師是牧養教會的,為什麼他們對神的末世作工,不但不尋求考察,還褻瀆定罪呢?」張姐妹找了一段神的話:「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平時你們常常說撒但多麼邪惡、多麼壞,你們看見了嗎?人只看見人多壞了,沒看見真的實實際際的撒但多壞,但是在約伯的這個事上有沒有看見?(看見了。)這就把撒但的醜惡嘴臉與它的實質看得清清楚楚了。撒但與神爭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毀所有神要作的工作,佔有、控制神要得著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share

張姐妹交通說:「神每開展一步拯救人類的工作,撒但都尾隨在後攪擾破壞,當初主耶穌作工救贖人類,猶太教的領袖——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都充當著撒但的角色,他們看到有許多猶太人跟從了主耶穌,擔心自己在宗教界的地位受到影響,就瘋狂造謠、作假見證誣陷主耶穌,甚至褻瀆、定罪主耶穌,以此來攔阻信徒考察真道,把信徒牢牢地控制在他們手下,為他們效力。今天,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要將人類徹底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撒但更是急紅了眼,宗教界仇恨真理的牧師長老,都扮演了法利賽人的角色,他們看到許多信徒聽到了神的聲音,歸回到了神的面前,擔心自己失去地位飯碗,就給神的末世作工捏造了大量的謠言,作了大量的假見證,以此來詆毀神的作工,攔阻人歸向神,所以我們必須看清這場靈界的爭戰,不上撒但的當,不要被撒但擄去。當初的法利賽人與今天的牧師長老褻瀆神定罪神,為什麼就不害怕呢,這是由他們的實質決定的,聖經上記著,主耶穌嚥氣的那一霎那,殿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地也大震動,磐石也崩裂。第三天主耶穌又從死裡復活了。這兩件是多大的神蹟啊!可是並沒有使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悔改歸向神,反而他們變本加厲地抵擋,這就證明他們實質是污鬼邪靈投胎,他們根本就不是信神的人。他們掛著事奉神的牌子,實質是在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今天的牧師長老與他們沒有什麼區別,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儘管受到中共政府與宗教界瘋狂抵擋,但神的作工如洶湧的浪濤滾滾向前,沒有任何勢力能攔阻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越來越興旺,如今已向世界各國全面擴展,這不是大的神蹟嗎?出於神的必興旺,難道宗教界的牧師長老看不到嗎?其實他們心知肚明,為什麼他們不悔改,還繼續抵擋神的作工呢?就是他們不是信神的人,是當代的法利賽人。這一點我們必須看清楚,不能上他們的當。」

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感謝神,這些話讓我如夢初醒,原來他們抵擋神是由他們的實質決定的,不是神話語的揭露,我還真看不明白這些抵擋全能神的牧師就是法利賽人的實質,定規是滅亡的種類。我今天明白了,對於這些人我們要有分辨,他們就是攪擾神作工的人,是攔阻我們蒙拯救的活撒但,我堅決棄絕他們。感謝全能神憐憫、保守我!我抵擋、搖動但神都沒有放棄拯救我,而是藉著妻子,藉著姐妹的幫助讓我認識了神的末世作工,跟上了羔羊的腳蹤,被提到神面前。在過後的日子,我和妻子都如飢似渴地吃喝全能神的話語,和弟兄姐妹每週都有聚會交通真理,我們釋放自由,感謝全能神拯救了我們,我能跟隨羔羊的腳蹤是神破例的高抬與憐憫,我願跟隨神到永遠。(全文完)

馬來西亞 新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