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

基督徒家庭長大的我,蒙主祝福,到美國深造

我出生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城市,自我曾祖母一代開始信主,以後代代都歸入基督的門下。聖經故事、讚美詩和教堂中的聖樂伴隨我度過了快樂的童年。隨著年齡的增長,繁重的學習壓力,我的心漸漸遠離了主,但主並沒有離開我,當我呼求他的時候,他就幫助我,主耶穌的恩典,主耶穌的聖名在我心裡已深深扎根。在我考大學那年,包括我的專業老師在內,沒有一個人覺得我能考上好的大學。我幾經絕望,但無意間我想起了兒時在教堂裡聽到過的一句話:「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那一瞬間,我如醍醐灌頂般打了一個激靈,我決定要好好依靠主,我的盡頭將是神的起頭,主的能力是最大的,我相信主耶穌能幫助我的。於是我開始禱告主耶穌,「主啊,求你幫助我,如果我能順利考上我夢想中的大學,從今以後,我一定不再遠離你,我將接受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救主。」與此同時,我也付出了常人無法想像的努力,在高三長達一年的時間內,我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練琴,每天的練琴時間基本保持在10 到12 小時之間。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量在支撐著我。最後,我得償夙願的考入了全國一流的音樂學院。我也因此堅信,主耶穌是我今生唯一的救主。大四的那一年,我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於是我又一次呼求主耶穌的名,求他指引我,為我開闢出路。2004年,在美國剛經歷911恐怖襲擊之後,在簽證很難辦理的情況下,我單憑著一張自己專業錄音的CD, 卻獲得了美國一所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和fellowship,以此順利的獲得了學生簽證,來到了美國深造。在經歷了考大學和出國,這兩件在常人看來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之後,我更加堅定主耶穌是真神,是我的救主。

worship, christian, service, believers

因受謠言蒙蔽,初次與神的末世作工擦肩而過

在2007年的一天,我像以往一樣打電話跟國內的媽媽聊天。媽媽突然跟我說:「你知道主耶穌基督已經回來了嗎?」聽到媽媽這樣說,我心裡一陣驚喜,但馬上想到聖經上說末世有假基督出現的經文,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因著網絡的便捷,我便上網搜查所謂的可靠消息,沒承想鋪天蓋地的褻瀆、定罪全能神的聲音迎面而來,我被這些負面信息弄得分不清正誤。我害怕媽媽分辨不清走錯了路,就馬上打電話告訴媽媽我在網絡上看到的信息,但媽媽已經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無論我怎麼說她還是說:「孩子,你沒有看全能神的話語你不明白,媽媽現在還談不明白,你先別急,媽媽沒有走錯路,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你以後不要在電話裡說這事了。」我知道中國是無神論的國家,所以政府會逼迫基督徒。我害怕在電話裡再跟媽媽說信神的事,對媽媽不利,於是我給國內一個熟識的牧師打了求助電話,懇請他去挽救我媽媽。牧師答應了,但聽到牧師挽回媽媽失敗的消息時,我簡直要發瘋了。甚至我逼著媽媽在女兒和全能神之間做一個選擇。就在我對媽媽說完這些話後,我連著三個晚上都夢到自己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滂沱大雨嘩嘩地下著,我拿著一把黑色的雨傘,走在曾經熟悉的海邊,周圍一個人也沒有,突然之間,一道亮如白晝的閃電,擊中了我的雨傘。這個夢把我嚇出一身冷汗。可是我竟如此愚蠢、愚笨、剛硬,一點都沒有從靈裡領受尋求,為什麼我會連續做這樣的異夢?是不是神在提醒我讓我止住抵擋他的腳步向他回轉?就這樣因著想盡辦法勸說媽媽無效,我遠在異國,生活忙碌,也沒有再逼迫媽媽了。

三年後我回中國,媽媽又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

2010年我回國時,媽媽終於逮到了一次機會,跟我好好地聊了起來。彷彿她一直知道我的想法一般,直截了當地問我:「你覺得我信全能神這幾年來,一切都正常嗎?」我竟被她問得語塞,一下子無言以對。仔細回想起來,網上說的那些讓人不寒而慄的說法,竟沒有一樣發生在媽媽身上,她還是正常的,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毫髮無損,甚至我還看到了媽媽信全能神後的變化比主耶穌的時候還大。這時,我想:看來網上的話並不是真的,因為事實勝於雄辯。媽媽說:「你為什麼不相信媽媽的話,而相信網上的謠言呢?網上說的那些事你做過取證調查嗎?」我低聲說:「沒有。」媽媽接著說:「你沒有調查了解而是道聽途說,就隨便下結論,虧你還是高級知識分子,你還有沒有理智?你查查四福音書,看看當初主耶穌作工時猶太教的領袖給他製造了多少謠言與假見證。他們說主耶穌是罪人的朋友,是貪食好酒之人,誣陷主耶穌誘惑國民禁止給凱撒納稅,他們還買通兵丁作假見證,說主耶穌的肉身被門徒偷去了沒有復活等等,這些難道你不知道嗎?四福音僅僅記載了主耶穌三年半作工的冰山一角,就有那麼多的謠言。你好好想過嗎?如果當初有網絡的話,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也會把給主耶穌製造的謠言與假見證登載在網上的,毀謗、褻瀆、辱罵、誣陷、定罪主耶穌的話也會像今天一樣鋪天蓋地充滿整個網絡。這說明什麼你知道嗎?主耶穌說:『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路加福音11:29)聖經上說:『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全能神說:『人被撒但敗壞之後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該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敵,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受撒但的擺佈都受撒但的擺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神創世幾千年歷史,來在地上作工無數,已歷盡人間的棄絕毀謗,無人歡迎神的到來,只是冷眼看待,這幾千年的坎坷,人的作為早已將神的心傷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四)》)神的話與聖經上的話把人類給神的作工捏造謠言、作假見證的實質說得很清楚,人類被撒但敗壞了都成了神的仇敵,沒有人喜愛真理,沒有人歡迎神的到來。當初主耶穌在猶太作工發表真理,因著主耶穌發表的真理猶太人要殺他,這就是敗壞人類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鐵證。猶太教的領袖處處給主耶穌製造謠言作假見證,最終把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如今神再次來在地上又受到了敗壞人類的瘋狂抵擋,中共政府怕人都跟從了全能神失去了對人的統治,宗教界的首領怕信徒跟隨了全能神失去自己的地位與飯碗,他們都給全能神教會捏造了大量的謠言,作了大量的假見證,以此來誣陷、毀謗、攻擊、定罪全能神,抹黑全能神教會,我們對他們的實質得會分辨呀!中共是無神論的撒但政權,歷來就毀聖經、拆教堂、殺害基督徒,還將世界公認的聖經都定為邪教書籍,它們還有什麼謠言不敢造;宗教界的首領都是神作工顯明出來的法利賽人、敵基督,是釘神十字架的罪魁禍首,是神的仇敵,這一點我們一定要看清。我們信神得相信神的話,相信真理,不能相信中共政府的謊言,也不能相信宗教首領的假見證。如果對中共政府與宗教界製造的謠言沒有分辨,最終就會像猶太人一樣,因著聽信謠言而棄絕基督、拒絕真道,這樣不但要失去神的救恩,還有遭到神公義的懲罰!」

媽媽的一席話讓我如夢初醒,我不得不反思,是啊,為什麼我不加思索地就相信網上的信息呢?!主耶穌說過:「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被論斷;你們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路加福音6:37)這個世界被撒但敗壞得充滿了謊言,充滿了欺騙,處處都是詭詐,我對網上的信息沒有做任何調查就一味地相信,我這不是自欺欺人,是隨從惡者論斷嗎?媽媽看我沒有作聲,遞過來一本《話在肉身顯現》,心平氣和的對我說,「神的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寫在裡面,我希望你能放下觀念,好好的考察,有什麼疑問可以提出來,我們一起交通。」我接過書,默默地看了起來。可我並不是存著尋求真理的心態看,而是研究的心理,想通過自己的知識和科學來衡量神的話、認證神的話,甚至想反駁神的話,但神的話讓我無法反駁。正是我對待神的話這種輕漫態度,導致我無法獲得聖靈的開啟光照,以至於我始終持守自己的謬妄。想到這裡,我跟媽媽說:「從今以後我不反對你信全能神了,但我沒有辦法跟你一起呼求全能神的名,因我是呼求主耶穌的名考入理想的大學,因主耶穌的名我又得到了全額獎學金出國深造。因著主耶穌我得了這麼大的恩典,我怎能因為全能神而背棄主耶穌的名呢?」媽媽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媽媽交通說:「你認為接受全能神就是棄絕了主耶穌,其實,耶和華、主耶穌、全能神是一位神,律法時代耶和華神頒布律法帶領人在地上生活,讓人守律法誡命來敬拜神、事奉神。到了律法時代後期,人被撒但敗壞得守不住律法了,都活在了律法的定罪與咒詛中。耶和華神道成肉身以主耶穌這名為人類的罪釘在了十字架上,作了人永遠的贖罪祭,從此人只要在主耶穌面前認罪,神就赦免人的罪,人就不再被律法定罪咒詛了。雖然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但人類犯罪的本性還沒有除去,人還活在犯罪認罪的循環中不能自拔。末世主耶穌再次道成肉身以全能神這名發表真理審判、潔淨人,讓人在神的審判中明白真理、得著真理,藉此脫去撒但性情,被神徹底潔淨,不再犯罪,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被神完全得著,承受神的應許進入神的國。可見,主耶穌、全能神是耶和華神在不同的時代所道成的肉身,是一位神,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

媽媽再次傳福音,我還是不能接受主再來的事實

聽到媽媽這樣的交通我無可辯駁,可是我的觀念層出不窮,我馬上說:「既然全能神主耶穌的再來,我稱他主耶穌或是全能神,都是一樣的呀!是那位賜我恩典的神。」媽媽說:「耶和華、主耶穌、全能神是一位神這是絲毫不差的,但我們得明白這樣一個真理,神是根據他在本時代的名來作工在人身上,來賜福給人。就如,律法時代神是以耶和華這名作工,人禱告耶和華神,持守耶和華神的名神就垂聽,就賜福人。到了恩典時代神是以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時人就得奉主耶穌的名禱告了,如果不奉主耶穌的名就得不著神的稱許了,那些在聖殿裡呼求耶和華的名的以色列人,不接受主耶穌的名,就沒有神的同在了。同樣,現在是國度時代,在國度時代神以全能神這名來作工,所以只有稱全能神的名,我們才能得到神的稱許,才能獲得聖靈作工。你持守主耶穌的名,實質你是信了這「主耶穌」三個字,你的信有名無實,是一個空雞蛋殼。就如聖經上說:「……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啟示錄3:1)我們信全能神是信主耶穌的靈,現在主耶穌的靈道成肉身以全能神這名作工,我們接受、順服、跟上,我們信的是主耶穌的實質。難道這一點你還分辨不開嗎?」

雖然我覺得媽媽談的都在理,也很實際,但我還是放不下主耶穌的名接受全能神的名,因為主給我的恩典太大了,我有今天的前途都是主耶穌給我的,而且我曾經對主耶穌的承諾我不能不遵守的。

回美國後,教會景況讓我痛苦迷茫

返美後的日子,繁忙的學業和快節奏的生活,很快又把我拉回了現實的肉體世界中。雖然暑假看的神的話並未在我心中扎根,但從那以後,無論是華人教會,還是白人教會的牧師們所講的道,都無法使我從中獲得滿足。因為他們所講的道並無任何新意,都是老調重唱、舊道重講,教會生活枯燥無味。同工們為了留住群羊,常常組織大家一起去旅遊、玩樂或者party之類的。教會裡常常有形形色色的人,他們並不是慕道友,而是有找男女朋友的,有找室友的,有找旅友的,有找飯友的等等,看到教會不再是我的安息之所,我心裡痛苦憂傷。漸漸地我不去聚會了,我就像一個漂泊無依的孩子,迷失了方向渾渾噩噩地過著日子。

餵養兒子,讓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無能

2014年兒子出生後,我一點奶水都沒有,因著沒有奶水給孩子吃,我跟丈夫的矛盾極度激化了。丈夫每天下班回來第一句話就是「怎麼還沒有奶?沒有奶吃,兒子的免疫力會下降的。」我第一次體會到自己的無能,我覺得自己完全不配做一個母親,我找過西醫、中醫,還有在網上搜的偏方,但沒有一個是可以讓我有奶水來喂兒子的。我傷心、難過、怨恨,快要崩潰了,我覺得再這麼下去的話,我真的離瘋癲不遠了。整個月子期間,我幾乎以淚洗面,我怎麼也想不通會這樣,我常常感到莫名的恐慌,不想與人交談,甚至只要一聽到母乳餵養之類的詞,我就會崩潰大哭,完全不能自約。

主再來的福音第三次臨到我之後,心門悄悄打開

媽媽知道我的困境後,來到美國照顧我,她看到我的痛苦對我說:「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你的日子,越過越黑暗,越過越痛苦?因為你是一個口稱信神,卻不去尋求真理認識神,還處處抵擋神作工的人。你不願意與神配合,衝破撒但的網羅,所以你只能捆在其中,越來越痛苦。」聽了媽媽的一席話,我沉默了。之後的日子裡,媽媽開始在孩子入睡的時候,放一些神話詩歌給我聽,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的心竟然隨著詩歌的音樂慢慢地平靜了下來。一次我聽到了《敗壞人類的悲哀》這首詩歌:「……人的靈離神太遠,以至於人到了在「跟隨神」的同時仍在事奉著撒但的地步,人仍是不覺察。沒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腳蹤與神的顯現神的顯現,沒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遊玩的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嗚……嗚……嗚……嗚……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敗壞人類的悲哀》)神的話句句紮在我心裡,我看到自己口裡承認神的名,實際上心卻完全被撒但佔有,所思所想的都是肉體的事,追求的也是肉體,走的也是屬世的道路,聖經上說:「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羅馬書8:6)「……豈不知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嗎?所以凡想要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了。」(雅各書4:4)想想自己的所作所行沒有一點合神的心意,都是與神背道而馳。我來到神的面前禱告:「神啊,我今天所臨到這樣的環境,是我把學歷,身分,愛情等等,這些世界的東西看得太珍貴,以至於你一次次把真理擺在我面前,我卻不懂珍惜。聽說你來作了新的工作,可是我卻剛愎自用地憑空論斷,不願花時間,花心思來尋求真理。神啊,我真的錯得太離譜了!如果你還給我機會,我一定好好地考察你的作工。」那段時間裡,我也不知道這樣禱告能不能蒙神垂聽,但我還是常常這樣向神禱告。

回國後,我欣然接受了主耶穌的再來

2015年4月我因著身體不適的原因,跟隨媽媽回到了國內,有了接觸全能神教會的機會。我想想自己在世界上打拼奮鬥沒有得到幸福,在宗教裡找不到解決我心靈黑暗空虛的良藥,我心裡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或許我一直以來拒絕接受的全能神,就是那位曾經幫助我考上大學,並讓我來到美國的救主耶穌,我告訴媽媽我想參加全能神教會的教會生活。不久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來給我聚會,我看到這裡聚會讀的是神的話語,交通的是真理,實行的也是真理,弟兄姊妹無論做什麼都以神的話為標準,以真理為原則,沒有肉體,沒有世俗,完全是真理掌權,在這裡我的靈裡得飽足、得供應,我的心不再空虛,有了充實感。

reading books, garden, sunshine, warm

一天我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又在一起聚會,王姊妹讀了一段神的話:「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這段神的話深深地感動著我的心,我感到全能神就像慈母一樣在呼喚失散流浪的孩子,期待著孩子早一天回到他的身邊,我聽到了這就是主的聲音,全能神就是一次次幫助我渡過難關的主耶穌,他一步也沒有離開我,他天天在呼喚我,苦苦巴望著我的回轉。想想我被撒但迷惑得太深了,信神卻不尋求真理,相信網上的謠言,而不相信神的話,不相信真理,我認賊作父,棄絕神的救恩,甚至與仇敵一起來毀謗攻擊日夜看顧著我的神。我憑著觀念想像信神,當神的名字更換時,我就不認神了,一次次拒絕神對我的拯救,我這哪裡是在信神,我這不是信的自己嗎?神給我的都是愛,而我卻一次次地刺傷神的心,傷害神,我對神的虧欠太多了……

我不由得跪下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神啊!以前我瞎眼無知,相信中共與宗教界的謠言而棄絕你、定罪你,憑著自己的想像觀念來定規你,我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照著我的罪本應與撒但一同被毀滅,但因著你對人的愛,並沒有照著我所行的罪來懲罰我,反而一次次給我機會來認識你。如今,我願意像尼尼微城的人一樣『披麻蒙灰』來到你的面前,向你真實地認罪悔改,求你憐憫我,我願意與你配合,接受你話語的潔淨。」

走上人生正道

接下來,每週星期一、三、五,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都來給我聚會,4個多月從未間斷。在這段時間內,幾乎每天我都要看幾段神的話,隨著我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我與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恢復了起初的信心,心裡踏實平安,不再愁苦淒涼。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聚會交通真理,我完全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看到了全能神就是我盼望再來的主耶穌,我立定心志,願跟從全能神到路終,做一個追求真理的人,走人生正道,不再走世人的道路,感謝神曾經救贖了我今天又來發表話語潔淨我,我向神獻上感恩和讚美,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我成為北美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

2016年我返回美國後,通過全能神教會的福音網聯繫到了弟兄姊妹,全能神教會通過了解確定我是真心信全能神的基督徒後,北美全能神教會安排我過上了教會生活。感謝神,是神一步步引領我走到今天,不以我的悖逆、抵擋來對待我,我願為神的福音工作獻上自己的全力,讓更多的基督徒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不要再步我的後塵,隨從撒但抵擋神,盲目地聽信撒但的謠言,最終受虧損的只有自己。(全文完)

美國 Ruth

文章來源: 探討東方閃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