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逃生

我叫小優,原是天主教的一名信徒,從小就跟著媽媽去教堂望彌撒、唸經,辦告解,領聖體。媽媽熱心追求,經常把家裡吃的、用的、錢財奉獻給教堂,會長、修女們都特別喜歡媽媽,看見媽媽總是笑臉相迎、噓寒問暖,教會裡各種事、各種活動都打電話叫媽媽去參加。我也主動去參加由修女辦的學習班,每天向主禱告、唸經,心裡感覺到有主同在的平安喜樂,每天過得很開心。隨著時間的流逝,教友們信心越來越冷淡,我也靈裡軟弱,守不住天主的教導,總是犯罪認罪,婚後就和丈夫去外地打工了。

轉眼間到了2013年的聖誕節,我有幸遇到了全能神教會的一個姊妹,她告訴我說天主耶穌回來了,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一聽,心裡一驚,激動地說:「是嗎?天主回來了!天主是什麼時候回來的?現在天主在哪兒啊?姊妹,你快跟我說說。」姊妹微笑著對我說:「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一九九一年全能神就開始說話作工,期間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闡明了諸多方面的真理,包括道成肉身的奧祕、神的三步作工、聖經的奧祕、神名的意義等等,這正應驗了天主耶穌的話:『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因為他不憑自己講論,只把他所聽到的講出來,並把未來的事傳告給你們。』(若望16:12-13)只要我們多讀全能神的話就能定真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我認真地聽著她的話,心想:哎呀!沒想到我能迎接到天主的再來,真是太好了。隨後姊妹給我見證了天主的三步作工,通過一上午的交通,我明白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也知道了天主這次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的是審判刑罰潔淨人、成全人的工作,我感覺全能神很可能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當時就表示願意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之後,我便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唱詩歌、跳舞讚美神,感覺心裡特別舒暢。在全能神教會這個大家庭裡,人與人之間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大家都彼此敞開說心裡話,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幸福生活啊!通過一個多月的聚會,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於是,我很想把這一好消息告訴媽媽和更多的教友。

wake

過春節時我和丈夫回了家,到家後,我急切地給媽媽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是因著媽媽聽了神父、會長散佈的謠言,不管我怎麼說她都不接受。看媽媽不接受的樣子,我有些失落,也很納悶:全能神明明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她怎麼就不接受呢?看媽媽實在不接受我也只好作罷。之後,我又回到上班的地方,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操練在教會裡盡本分,那段時間我靈裡特別有享受。正當我沉浸在神愛的暖懷之中時,噩夢般的生活臨到了我。過了一段時間,媽媽突然打電話說我女兒得了重病,我心裡特別著急,就和丈夫急忙趕回了老家。到家後,我發現家裡來了很多親戚,並且女兒根本就沒有生病,於是我問媽媽:「媽,孩子沒病,你們為什麼讓我們回來?……」還沒等我把話說完,媽媽就衝我大發雷霆,連說帶嚷道:「我去教堂裡問神父、會長了,他們說你信的『東方閃電』可厲害了,只要進去就出不來了,我不就是怕你走錯路想把你拉回來嗎?小優,你千萬不要陷得太深了,趕快回頭吧!」聽著媽媽說的這些話,我心想:我根本沒有信偏,而是跟上了神的新作工,我信的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作了收割莊稼的工作。我定真了是真道怎麼會放棄呢!再說了,神父、會長說「信了『東方閃電』進去就出不來了」這純粹是迷惑人的謬論,全能神教會的門是敞開著的,神給人自由意志,人可以自由選擇。現在全能神教會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之所以棒打不走,臨到中共政府逼迫追捕都不背叛神,是因為大家都從神的話中定真了真道,得到了生命的供應,找到了活水泉源。人在全能神教會通過讀全能神的話生命靈裡得飽足,誰還願意再到荒涼飢餓的教堂去呢?神父、會長所說的全是謠言,全是無中生有。媽媽見我不說話,就氣呼呼地走到我面前,打了我幾個耳光,我看到她這個樣子,心裡特別難受,想想如果不是神父、會長編造的謠言,媽媽怎麼會如此抵擋神呢?於是,我對媽媽說道:「我信全能神是天經地義的,一定要信到底!」媽媽聽到我這樣說,非常生氣,大聲對我嚷道:「我是你媽,你就得聽我的!」看著媽媽這樣折騰,我就沒有再說什麼了,但親戚們開始七嘴八舌地說了很多讓我背叛神的話,我心想:人是神造的,就應該信神、敬拜神,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我是信真神走正路!我很想勸他們考察考察全能神的說話,不要被神父、會長的謠言迷惑而論斷、定罪抵擋神了。但看到他們那種態度,我感到特別無力。過了一會兒,媽媽見我不聽她的,感覺很無奈,就和親戚們一起走了。後來,媽媽就讓我弟弟來和我們一起住,弟弟每天像看犯人一樣看著我,我去哪兒他都跟著,就這樣我失去了人身自由。

兩天後的晚上,我與丈夫、公公和孩子正在一起吃飯,媽媽突然開門走了進來,只見她笑瞇瞇地對我說:「小優,你看誰來了!」這時,我看到我們教堂的劉會長和王教友走了進來。我禮貌地招待他們坐了下來,劉會長瞇著眼笑著對我說:「小優啊!我們今天來也不跟你拐彎抹角了,咱就直接說吧!我聽你媽說你信了『東方閃電』,我可告訴你啊,你信錯了,可不能再信了。咱整個家族世世代代都信天主,可不能離開天主啊。」王教友也附和道:「小優,我們可都是為了你好啊,你不想想你丈夫的病,那可是我和你媽天天禱告天主才治好的,如果你還繼續信『東方閃電』,你丈夫的病要是再犯了,那可沒有人管了。」聽她這麼一說,我心裡「咯登」一下,不由得有些害怕,心想:以前丈夫的病那麼嚴重,花了很多錢都沒有治好,後來是我們天天禱告天主才好的,如果真像她們說的那樣,丈夫的病再犯了我可怎麼辦呀!正當我猶豫的時候一句神的話語詩歌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對,全能神就是全能的醫生,我丈夫的病也在神的手中掌握,犯不犯病更在神的手中,神主宰著一切,她們說了不算。況且丈夫的病能好是天主給醫治的,如今卻說是他們禱告天主病才好的,這不是在搞欺騙嗎?此時我才看到他們為了讓我背叛神竟然用我丈夫的病來威脅我,想讓我害怕家裡不平安而否認神,他們真是陰險惡毒。之後我不願再和他們說什麼,就低著頭沒有說話。

劉會長接著說:「你知道嗎?你要是離開天主了,就是背叛天主!以後天主就不要你了。今天我們來告訴你了,你如果不聽我們的,到時候你下地獄,那就與我們沒有關係了,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聽到他們這一連串的攻擊我有些招架不住了,心想:要是我真的信錯了怎麼辦?正在我猶豫的時候,王教友用嚇唬的口氣對我說:「我告訴你吧,我弟媳就是信全能神的,後來她丈夫就死了,你看看,信了全能神是不是家裡也不平安了。」聽著她的胡言亂語我氣憤地說:「王教友,咱們信主的人說話可要根據事實,如果我們沒有事實證據就隨意亂說,可是作假見證,作假見證是要遭神咒詛的呀。你弟弟的死與你弟媳信全能神有什麼關係啊?如果信天主的人他的家人死了,你也說是信天主信的嗎?」聽到我這樣說王教友低下頭不說話了。這時,劉會長陰陽怪氣地說:「看來你還挺堅持的哈!今天我們也跟你說了這麼多了,你給我們表個態吧!」因著她們剛才說我丈夫生病的事,現在又說我如果跟錯了可能要下地獄,我心裡有些受攪擾,底氣有些不足,但我知道自己不能背叛神,就對他們說:「我告訴你們吧,全能神我信定了!我是不會棄掉神的!」聽完我說的話,她們都無奈地搖搖頭,並生氣地走了,還說要去教堂禱告。此時,我心裡不由得有些害怕,我想:她們去禱告了,是不是要咒詛我啊!我可怎麼辦啊?無助中我來到全能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他們這麼多人都站在一個戰線上圍攻我,現在就只有我自己了,神啊!我不知該怎麼辦了,此時,我心裡有些害怕,願你帶領我吧!」禱告完後,我想到一句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六篇說話》)有了神的話語的帶領,我心裡一下子亮堂起來:是啊!神是我堅強的後盾,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有什麼好怕的。想想剛才會長和教友說的那番話,不就是想讓我因著害怕下地獄,害怕家裡不平安,丈夫得病而棄掉神嗎?我如果膽怯害怕,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人的命運結局、得福受禍都不是哪個人說了算,更不是人能定規的,天地萬物都在全能者的手中掌管擺佈,人哪有資格、有能力咒詛別人、定人的結局呢?這不是站錯位置了嗎?我會不會下地獄都在神的手中,他們咒詛也沒有用。此時我心裡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從心裡對全能神發出讚美:感謝神用話語引導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

之後,兩個修女又來攪擾我,但我沒有聽從她們的,我媽見我執意要信全能神,就想把我帶回娘家,她用繩子捆住我,但我努力掙脫,才沒有被她帶走。經歷了這一次次撒但的攪擾,我心裡不免還是有些軟弱,就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說:「全能神啊!面對她們一次次的攪擾,我心裡很痛苦,現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都快受不了了,願你開啟帶領我吧!」禱告後,我翻開神的話語書,正好我看到神的話說:「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撒但的陰謀一旦敗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它殘害人、吞吃人的慾望便變本加厲,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嚮往自由、嚮往光明、掙脫撒但牢籠的心願而對人產生了強烈的報復。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凶殘本性的真實流露。」(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在神的話語的揭示中我看透了這些神父、會長的真實面目。想想雖然會長、神父、修女他們也是信主的人,可他們絲毫不尋求真理,不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還褻瀆、誹謗神的新工作。他們利用謠言迷惑我媽,讓我媽把我騙回去,對我又是打、又是罵、還把我軟禁起來,想讓我因著肉體軟弱背叛神,之後,又三番五次到我家攪擾,用謊言欺騙我、迷惑我,幸虧有神的話語的帶領引導,我才沒有中他們的詭計。為了迫使我離棄真道他們真是用盡詭計,想想當初的法利賽人就是用各種卑鄙的手段攔阻人接受天主耶穌的福音,並且用謊言迷惑猶太百姓說天主耶穌的作工超出了舊約聖經,不是再來的默西亞,使猶太百姓受迷惑,最終把無罪的天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最終遭到了神的懲罰。正如天主耶穌斥責他們說:「禍哉,你們經師和法利塞假善人!因為你們給人封閉了天國:你們不進去,也不讓願意進去的人進去。」(瑪竇福音23:13)看到神父、會長的所作所行,又想到弟兄姊妹之前給我交通過如何分辨法利賽人的實質,使我看清了神父、會長不是與當年的法利賽人一樣嗎?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想方設法地攔阻我信全能神,他們怕我給我媽以及我們整個家族的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們牧養的人就少了,每月的奉獻款也少了,所以千方百計地攔阻我信全能神。他們真是吃喝享受著弟兄姊妹奉獻給神的祭物,還攔阻著人進天國的惡僕啊!通過他們的反面襯托更讓我確信全能神就是真神,在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都能夠單純敞開,在神的話語的帶領下追求做誠實人,只有真神的作工才能達到這樣的果效。此時,我在心裡暗立心志,不管他們怎麼攪擾,我絕不能上他們的當背叛神,我要堅決站住見證羞辱魔鬼撒但。

escape-b

經歷了這一次次的逼迫、患難,我對神的信心加增了,同時,想離開家的慾望更加強烈了,我真想趕緊逃離這個「虎穴」去找教會、找弟兄姊妹。感謝神垂聽了我的禱告,過了幾天,在神的帶領下,我避開弟弟的監視逃了出來,又一次回到了全能神教會,與弟兄姊妹一起過上了教會生活,並且還力所能及地盡上了本分。此時,我壓抑了一個多月的痛苦生活終於結束了,感謝神的帶領使我衝破了撒但的黑暗權勢,從「虎口」裡逃了出來,活在了神的面光中。

在這期間,我看到了神的愛、神的拯救,看到神時刻都在我的身邊保守著我,使我沒有被撒但迷惑、吞吃。同時,藉著這次特殊的經歷使我也對神父、會長有了分辨,從他們的種種惡行看到他們就是人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攔路虎、絆腳石,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我也看到這是一場激烈的靈界爭戰,撒但就是想藉著家人的逼迫讓我放棄真道,投入它的「懷抱」,從而失去神對人最後一次的拯救,讓我與它一同被毀滅在地獄之中。感謝神的帶領使我在這短短的一個多月裡,明白了這麼多真理,讓我知道了什麼是善與惡,什麼是美與醜,更堅定了我跟隨神的信心!我願在以後的信神生涯中,經歷神更多的作工,一直跟隨神走到路終。

小優

文章來源:探討東方閃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