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出重圍,不上撒但當

十一月的東方,天氣特別寒冷,雪下到地面上都不融化,很多行人冷得都把兩隻手交叉著放在腋下,弓著腰小心翼翼地行走著。那天早晨,西北風呼呼地刮著,我和我大舅哥夫妻倆,還有十多個弟兄姊妹坐在我家暖和的炕上,每個人身邊放著聖經,手裡捧著《審判從神家起首》,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正在給我們交通神的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兩個姊妹邊畫三步作工圖邊講:「神的作工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再到國度時代,一步比一步拔高、進深,最後一步是發表話語來審判刑罰潔淨人……」我邊聽邊點頭,心裡特別亮堂:原來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還有這麼多奧祕,除了神自己,還有誰能把神三步作工的奧祕說得這麼透亮呢?這的確是真神的作工啊!交通到第二天傍晚,我們十多個弟兄姊妹都表示願意尋求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之後,兩個姊妹又交通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方面的真理,我們正在聚精會神地聽著。突然,我們教會帶領王萍來了,她一進屋就指著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問我:「這兩個人是幹什麼的?」我坦誠地說:「這是張姊妹、穆姊妹……」還沒等我把話說完,她就氣急敗壞地說:「什麼張姊妹、穆姊妹?我看她們就是傳『東方閃電』的,就是偷羊的賊,是強盜……」聽完王萍的一番話,我們在場的人都驚呆了,我心想:王萍姊妹平時總講愛人如己、愛仇敵,怎麼今天一進屋就說這些不著邊的話,還論斷、定罪兩個姊妹呢?我正想著,就聽到張姊妹平靜地對王萍說:「姊妹,我們今天來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給你們傳主再來的福音……」王萍打斷張姊妹的話,說:「主來了?主來了我們做帶領的都不知道,你們怎麼就知道了?這不可能!主耶穌說:『凡在我以先來的都是賊,是強盜;羊卻不聽他們。』(約翰福音10:8)你們現在趕緊給我走,以後永遠別到這兒來。」聽了王萍的話,我心裡有些反感,覺得她咋這麼沒愛心呀?於是我對王萍說:「王姊妹,都這麼晚了,你讓她們去哪呀?主教導咱們連仇敵都得愛,更何況這兩個姊妹都是信神的,如果咱們這樣對待她們,那咱們哪還像信主的人呀?……」還沒等我把話說完,王萍就急了,她一把拉起我大舅嫂的手對她和我大舅哥說:「趙剛不讓她倆走,咱們走,別聽了!」說完就氣沖沖地帶著他們夫妻倆走了。

Preaching

他們走後,穆姊妹問我們:「弟兄姊妹,你們對剛才發生的事兒是怎麼看的?咱們一塊談談吧!」弟兄姊妹都扭頭看著我,誰也沒說話。我直爽地說:「通過這兩天看全能神的話,再聽你們交通,我可以認定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但是,王萍說這話也有些道理,畢竟她是我們的帶領,信主時間長,熟讀聖經,一直為主跑路花費,如果主來了,她應該先知道啊。」張姊妹和藹地說:「弟兄姊妹,在我們的觀念中認為,神來了就應該先讓帶領知道,然後再告訴信徒。我們這樣認為到底符不符合真理與事實呢?咱們回想當初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那些猶太法利賽人認為彌賽亞來肯定會先向他們顯現,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主耶穌來卻沒有先告訴他們,而是先讓那些被人瞧不起的漁夫、稅吏聽到了福音。可見,神並不是只開啟帶領而不開啟那些跟隨他的普通信徒,因為神是公義的,絕對不會偏待人。神所喜悅的都是心地善良、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的人無論有沒有地位,神都會開啟帶領。正如主耶穌說:『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馬太福音5:6)『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馬太福音5:8)只要人是渴慕真理的,神就會開啟、引領人來到神的面前。如果哪個帶領說神來了一定會先開啟他,那就是本性太狂妄了。就如全能神的話說:『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神的全能智慧深不可測。人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頭腦、思維都是有限的,怎麼能夠測透造物主的作工呢?所以,在等候主來這件事上我們應該存著敬畏神的心,好好尋求考察,不應該用自己的觀念想像隨意定規神、論斷神,這是觸犯神性情的事啊。」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人在神面前太渺小了,小得連一隻螞蟻都不如,而人又被撒但敗壞得滿了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總愛憑自己的想像觀念定規神,而且當神作工不符合人觀念時,人還會否認神、定罪神。看來人要是不明白真理,沒有一顆敬畏神的心什麼事都敢做呀,真是太危險了。我又想起主耶穌曾經說過的話:『……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馬太福音11:25-26)今天才看到事實的確是這樣啊!張姊妹的這一番交通,使我們認識到「主回來了應該先啟示帶領」這個觀點是錯謬、荒唐的,同時對神的公平、公義也有了一點新的認識。

第二天早晨,張姊妹和穆姊妹走後,我們教會的上層同工管弟兄又來了,他問我:「趙弟兄,聽說你們信了『東方閃電』?」我認真地說:「是啊,我是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為我從全能神的話中明白了好多以前不明白的真理,像神三步作工的奧祕、神道成肉身的意義等。從中看到全能神的話就是啟示錄裡預言的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啊。」管弟兄瞥了我一眼說:「趙弟兄,你就跟她們信了?你知道她們都是什麼人嗎?」我說:「我看她們的人性都挺好,交通真理也挺明白、透亮,談的都是關於神作工方面的真理,這兩天我收穫不小。」管弟兄生氣地說:「你怎麼這麼頑固呢?聖經希伯來書6章6至8節裡說了:『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就如一塊田地,吃過屢次下的雨水,生長菜蔬,合乎耕種的人用,就從神得福;若長荊棘和蒺藜,必備廢棄,近於咒詛,結局就是焚燒。』你作為一個講道人,享受主那麼多恩典,不但不帶領弟兄姊妹好好信主,反而還帶著他們離開了教會,難道你就不怕受懲罰嗎?你要再不回頭,可就要失去主的保守,以後你就別想過好日子了,以前的病還得復發,你那兩個孩子也不會有好工作的……」

管弟兄走後,我心裡有些打鼓,心想:他說的似乎也有些道理,我信了全能神,萬一失去了主的恩典怎麼辦?想到這,我心裡有些軟弱,趕緊跪下跟神禱告:「全能神啊!管弟兄說的話使我有些軟弱,神啊!他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呢?我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正在禱告,妻子回來了,我就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了她,妻子聽完緊張地說:「他真這麼說的?」我肯定地點點頭,妻子有些憂愁地說:「他可是信主多年的大帶領呀,還熟讀聖經,我想他不會說假話,要真像他說的那樣可怎麼辦哪?」這時,我突然想起來之前張姊妹和穆姊妹給我們交通的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我就對妻子說:「不過,管弟兄說的好像也有不對的地方,他說我們離開了主的道、背叛了主耶穌,實際上我們跟隨了全能神正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我們才是聰明童女,那主怎麼會懲罰我們呢……」我們正在交通,張姊妹和穆姊妹來了……

妻子把管弟兄來的事跟兩個姊妹說了,張姊妹問我臨到這件事是怎麼想的,我就把我心裡的軟弱和剛剛的認識和姊妹說了一遍。張姊妹笑著說:「感謝神!這個認識很純正,這是神對咱們的帶領啊!」妻子疑惑地說:「既然我們沒有走錯,管弟兄為什麼會那樣說呢?他可是信主多年的大帶領啊!」我看著妻子說:「嗨,那他就是還想讓咱們回原來的教會唄!」張姊妹笑著對我們說:「咱們現在看到的只是他們的外表,但還沒有看透他們的本性實質呀!主耶穌曾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23:1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馬太福音23:27)從外表看,法利賽人事奉神對神都很忠心,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抵擋神的本性就顯露出來了。這些人瘋狂抵擋定罪主耶穌的作工,釋放各種謬論迷惑猶太百姓,用各種手段攔阻人尋求考察真道,他們的存心目的就是想取締神的作工,永遠霸佔神的選民。那我們看看現在這些宗教首領所做跟他們有啥區別呢?」接著姊妹翻開《審判從神家起首》讓我讀了一段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通過讀神的話再加上聽姊妹的交通,我心裡明白了,這些帶領一個勁兒攪擾、攔阻我們信全能神,原來他們的本性就是抵擋神的敵基督,神現在要拯救我們,他們卻想方設法把我們往地獄裡拽,若不是神的話把他們的實質揭示出來,我差點兒就上了他們的當。這時,妻子驚訝地說:「原來他們是來害咱們的?嘿!這些人不把人拉進地獄不算完呀!以後,我可不相信他們的話了。」

Reading

接著穆姊妹又給我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張姊妹交通說:「從神的話中看到,每件事臨到在外表看好像是人做的,其實這事的背後是撒但在與神打賭。就像約伯在臨到撒但的試探時,他妻子讓他棄掉耶和華神,但他能識破撒但的詭計,憑著對神的信心,為神站住了見證,並斥責他妻子是愚頑的婦人。通過約伯的經歷,我們應該看到,凡神所看中要拯救的人,撒但就要瘋狂地試探、攪擾,施盡各種手段攻擊人,讓人棄絕神、背叛神,最終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穆姊妹也交通說:「是呀,撒但一次又一次地藉著帶領來攻擊恐嚇你們,目的就是讓咱們否認神、背叛神、放棄真道,這正是撒但的詭計,我們得看清這場靈界爭戰呀!」聽了兩個姊妹的交通,我琢磨琢磨說:「原來是撒但在跟神打賭哪,撒但是想藉著帶領的話來攻擊我們的軟弱處,想讓我們因為膽怯而離棄真道、離開神哪!這撒但真陰險。」妻子也說:「這撒但真是夠可惡的!要不是聽了神的話和你們的交通,哪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呀?」我高興地說:「現在既然明白了,咱們得靠著神衝出撒但的重圍,為神站住見證,用咱們的實際表現來羞辱撒但!」張姊妹也高興地說:「弟兄、姊妹,以後咱們多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行不行?這樣咱們才能更多的裝備真理,早日定真神的末世工作啊!」我說:「好啊!你們要是能天天來和我們交通,那就更好了。」穆姊妹笑著說:「那咱們就這樣定了。」

幾天後的早晨,我起床來到窗前,看到外面又下了一場大雪,我下意識地搓了搓手,然後戴上羊皮帽子和棉手套走到院裡,開始往大門方向掃雪。掃完雪,我又進屋把爐子打開,把火挑旺,妻子也在收拾屋子。就在這時,大舅哥夫婦倆來了,一進門大舅嫂就著急地說:「你們咋這樣啊!王帶領和管同工來跟你們說了那麼多,你們怎麼就不聽呢?今天他們特意讓我倆再來勸勸你們,別再信『東方閃電』了,帶領也是為我們的生命負責啊!」聽了她的話,我堅定地說:「如果真是為我們生命負責,就應該帶領我們一起考察全能神的作工,迎接主的再來!」妻子也直爽地說:「他們哪是為我們好哇,他們是怕我們都信了全能神沒人再聽他們的了。」大舅嫂聽後有些急躁地說:「你們咋能這樣說呢?其實他們也沒要求你們做別的呀,不就是讓你們回教會嗎?聽我一句話吧,就憑咱們兩家的關係,我還能坑你們嗎?」大舅哥也說:「你們想想,這些年我對你們到底怎麼樣,你們為了信全能神就不念一點舊情了?你知道我們為你們付出了多少嗎?你們現在就忍心跟我們分開了?你良心過得去嗎?」聽著大舅哥夫婦的話,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大舅哥兩口子對我們的幫助也確實不小,現在他們肯定特別傷心,這可怎麼辦呢?要我放棄真道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但如果我信了全能神,那他們會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說我忘恩負義呢?此時,我心裡就像拉鋸一樣特別地難受。我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為我開闢出路。忽然我想起了神的話:「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我又想到前幾天張姊妹和穆姊妹跟我交通的話,每臨到一件事都涉及到靈界的爭戰,是撒但與神在打賭,我們得為神站住見證。想到這兒,我心裡一下子亮堂了,我說:「大哥、大嫂,我知道你們對我好,正因為這個,我更得告訴你們,全能神的確是主耶穌的再來,咱們只有跟上全能神的末世工作才能蒙神的拯救。要不這樣吧,我給你們讀一段神的話,你們聽了就知道這是不是主耶穌再來的發聲說話了。」我拿起神的話剛要讀,大舅嫂「蹭」地一下站了起來,沒好氣地說:「今天我們可是來勸你的,你不回頭反倒給我們傳起福音來了,我們可不聽你的。」說完就拉著大舅哥生氣地走了。

我隨著他們出去關門,走到院子裡,我看到天已經晴了,和煦的陽光照射在院外的松樹上,樹上的積雪都已開始融化,松樹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洗禮,在雪地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蒼翠挺拔。我心裡特別高興,知道是神的話帶領我衝出了重圍,站住了見證。感謝全能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全篇完)

趙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