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擋住我的去路

別擋住我的去路

我是蒙頭派的講道人。一天,與我同一個派別的楊弟兄,給我見證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楊弟兄的交通,我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重返肉身回來了,就欣然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我把主來了的大好消息告訴給弟兄姊妹,使他們都能歸回到神的寶座前接受神的拯救,但卻遭到了我們宗派帶領的重重圍堵。

一天,我帶著原派別的兩個姊妹到全能神教會去聽道,沒想到這事傳到帶領那裡了,當天晚上帶領趕到我家。我看他臉色陰沉,心裡有些緊張,心想:帶領今天突然來我家,還陰沉著臉肯定沒什麼好事,我只有在心裡呼求神:神啊!願你帶領我,加給我智慧,加給我信心和勇氣,把你的作工見證出去……」禱告後我心裡踏實了,這時帶領責問我:「你是不是與兩個姊妹去聽『東方閃電』的道了?你這是違犯教會紀律!」我說:「他們講的道有亮光、很實際,都是我們現時的需要,也符合聖經,讓人聽了有享受,很得造就。而我們現在講道乾乾巴巴,講不出新的亮光來,根本供應不了弟兄姊妹的生命。主耶穌說:『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们開門。』(馬太福音7:7)我們遵照主的話,尋求真理,尋找有聖靈作工的教會,完全合主的心意,這有什麼不妥的?」他聽後大聲地喝斥道:「我們蒙頭教會就是真理教會,最合主的心意,除了我們教會以外都是假的。我一再跟你們講,不要到別的地方去聽道,你作為教會的同工,自己不但不遵守教會的規定,還帶領弟兄姊妹出去聽道,你這不是背離主嗎?」我就鼓足勇氣給他見證神的末世作工,他不但不聽,還褻瀆神,並指著我吼道:「『東方閃電』的道是不對的,你要趕緊回轉,向主悔改,若再不悔改,就停止你的事奉,把你開除出教會!」說完氣呼呼地走了。

angry

第二天上午,三個帶領把我約到了煤氣站,煤氣站的老闆娘是我們派別的姊妹,平時我在這裡干送煤氣的工作。我來到這裡,帶領們個個橫眉立目,喝斥我信「東方閃電」走錯了路,並說了許多定罪神末世作工的話,強制我在主面前認罪悔改。我說:「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緊跟神的腳蹤,我有什麼罪,有什麼可悔改的?你們對神的作工不尋求、考察,就隨意定罪,攔阻神的工作,你們還有點敬畏神的心嗎?你們還是信神的人嗎?」他們說我太頑固,就停止了我在外省的事奉工作。

我擔心他們下一步會把我開除出教會,那樣會遭到弟兄姊妹的棄絕,想到這些,我心裡很難受,有些消極。第二天楊弟兄來看我,我把這兩天的遭遇,還有我心中的顧慮都說了出來。弟兄拿出神的話給我讀:「不求在人面前如何,讓我滿足不是更有價值、更有分量的嗎?不更是永永遠遠的終生喜樂平安嗎?……這一切一切在我裡面,前面是何等光明!擦乾你的眼淚,不再悲哀痛苦,一切一切都有我的手擺佈,目的是早日把你們作成得勝者,與我一同進入榮耀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篇說話》)讀完神的話語,楊弟兄交通說:「從神的話中看到,神掌管著一切,我們所處的環境在神的手中,我們滿足神第一,不能受人的轄制捆綁。我們雖然受到了宗教界的攪擾、圍攻、攔阻與逼迫,但神就是藉著這樣的環境來成全我們的信心,讓我們放下臉面、地位,不在乎人對我們的態度如何,最關鍵是神是否稱許我們。我們在宗教牧師、長老、帶領的圍攻下,不向撒但勢力屈服,還能有信心跟隨神,為見證神而忍受屈辱,這是最有價值、有意義的。同時,神也藉著我們的見證顯明了那些真信、假信的人,把麥子、稗子分別出來,這就是神作工的智慧之處。在難處中我們應該要明白神的心意,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呀!……」

通過讀神的話與聽楊弟兄的交通,我壓抑的心得到了釋放,明白了神這次作工就是來結束整個時代,完成他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藉此來成全那些真心愛神的人,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在宗教裡那個地位還有什麼可留戀的,於是我在神面前禱告:「神啊!以後不管宗派帶領如何攪擾攔阻,我都要緊跟你的腳蹤,決不做懦夫,就是帶領開除我,我也要跟隨你……」

過了十多天,我到煤氣站上班,老闆娘說:「因你接受了『東方閃電』,帶領怕你趁送煤氣的機會給弟兄姊妹傳福音,特意通知我,讓我一定辭去你的工作,否則帶領不但要停止我的事奉,還要把我開除出教會。」聽了這話,我心裡很難受,萬萬沒想到帶領為了攔阻我信全能神、見證神的國度福音,竟然做出這樣卑鄙無恥的事,把我生活的出路都堵死了,他們攔阻人信神,抵擋神的作工真是不擇手段啊!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回到家。我看到一段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現在該是我們報答神的愛的時候了,雖然我們因著走信神之路經受的譏笑、毀謗以及逼迫不少,但我認為這是有意義的事,是榮耀,不是羞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二)》)神的話使我豁然開朗,原來臨到這些事都是靈界的爭戰!今天我因著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給弟兄姊妹傳福音而失去了工作,在外表看是宗教帶領做的,實際是撒但與神在打賭,是撒但的攪擾、攔阻,撒但就想借用這事來攔阻我跟隨全能神、傳福音見證神,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當初主耶穌的門徒為了把主耶穌的福音見證出去,同樣受到祭司、文士、法利賽人的論斷、定罪、逼迫。我要效法他們,不管宗教首領怎麼攔阻,我也要傳國度福音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把更多的弟兄姊妹帶神面前。我默默向神禱告:「神啊!今天我能為見證你而受苦,受逼迫,是我的福氣,也是最榮耀的事,我為此感到高興。臨到這樣的環境是你在檢驗我的工程,我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

我被辭掉工作後,同派別章弟兄接納我到他的建築隊上班。一天,我與章弟兄去全能神教會聽道,又被帶領知道了,帶領又氣勢洶洶地來到我家,厲聲呵斥:「你今天帶章弟兄去哪兒了?你三番五次把弟兄姊妹帶出去聽東方閃電的道,你這是在攪亂教會秩序,偷我的羊,從現在開始停止你的一切事奉,在家反省。」說完就氣呼呼地走了。聽了他的話,我想:到底是誰在擾亂教會秩序?是你們整天在教會東跑西顛,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把神的羊控制在你們手裡,羊明明是神的,你卻說是你的,你是標準的凶惡園戶。因著對宗派帶領的做法有些分辨,我並沒有受到他說停止我的事奉的轄制,心想:就是停止我的事奉,我也要傳福音把神的國度福音見證給弟兄姊妹。

過了幾天,章弟兄突然找到我,對我說道:「帶領打電話給我,讓我拒絕你到我這裡幹活,我若不拒絕的話,遲早會跟著你信全能神的,帶領的話我不能違抗。」此時,我心裡很難受,這些宗教首領,他們信神卻不認識神,還竭力抵擋神的作工,不擇手段地攔阻人尋求考察真道,接受神的拯救。看來他們不是真信神的人啦!難怪聖經上說:「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

我們宗派的帶領看到剝奪了我的工作,撤銷了我的事奉,我還繼續信全能神,就又來了一招,讓我哥哥(宗派的主要同工)來攔阻我,讓我去教會悔改。我趁機給哥哥傳神的國度福音,但他怎麼也聽不進去。他說:「那些牧師、長老、帶領信神時間比你長,比我們懂聖經,他們都沒有信,那我們也不能信。」我說:「主耶穌作工時,宗教裡的祭司、文士、法利賽人地位高,比誰都明白聖經,但他們不相信主耶穌的說話作工就是神的作工,沒有跟隨主耶穌,反而抵擋、定罪主耶穌,我們能說主耶穌的作工不對嗎?你沒有聽過全能神教會的見證,沒有看過全能神發表的真理,你怎麼敢說這道是不對呢?」哥哥聽後無動於衷,還是強制我下午到教會去認罪悔改。我想:去也好,這事遲早要解決,我去與他們說清楚,免得以後他們糾纏我。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賜給我當說的話,保守我的心,使我能站住這個見證……」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你要忍受一切,為我肯撇下一切拼命地跟從,付出一切代價,這是考驗你的時候,能否獻上忠心?能否忠心跟從我到路終?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篇說話》)神的話加增了我的信心與力量,使我心裡有了底氣。

我剛來到聚會點門口,看見從屋裡出來了兩個弟兄,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兩人一左一右駕著我像押送犯人一樣,把我押進屋裡,屋裡大概有七八十人。三個帶領怒視著我,一個帶領眼露凶光地責問我:「你為什麼要去信『東方閃電』?為什麼要背叛主耶穌?」我義正言辭地說:「我從來都沒有背叛主耶穌,『東方閃電』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聖經上有記載:『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馬太福音24:27) 『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啟示錄14:4)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緊隨主耶穌的腳蹤!」帶領聽了我的話,大聲地吼道:「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東方閃電』與我們信的不同,你怎麼會這麼糊塗!」我理直氣壯地回答:「我不糊塗,我已定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選擇真道是我的權力,是天經地義的,你沒有權利干涉我,別擋住我的去路。在座的弟兄姊妹,大家都是多年在一起事奉主的人,我奉勸你們不要隨意定罪、論斷神的作工,當尋求考察,若不考察不尋求就盲目定罪,會觸犯神的性情,最終成為信神卻抵擋神的人,遭到神的懲罰。」帶領聽後,不但不接受,還當眾憤怒地宣布把我開除。我說:「開除就開除,我信的是神,我不信人,這座巴比倫大城誰還留戀!」說完,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在我走出去的那一刻,覺得心裡很坦蕩,也很踏實,感到前方一片光明。

一天,我約了原派別的一個姊妹到我家,聽全能神教會的人見證神的國度福音。我們正準備吃午飯時,突然,三個宗教帶領和幾個同工衝了進來,後面還跟著兩個警察。隨後,警察就把我們三個人帶到派出所。後來我得知是我的親弟弟(信主)把我們聚會的事告訴了帶領,帶領又報了警。我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親弟弟會如此無情無義,用惡毒的手段對待我。我想起主耶穌的話說:「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馬太福音:35-36)我明白了,因為我接受神的新工作,親弟弟,同宗派的弟兄姊妹都與我為敵,這正是主來的徵兆,主的話的確應驗了。我們的宗派屬於中共政府迫害的家庭教會,沒想到為了攔阻信徒接受神的國度福音,這些宗教首領竟與迫害他們的中共政府聯合了,難怪全能神說:「掛著綠色的翅膀(指打著信神的旗號)便自以為了不起,到處炫耀自己的美麗、漂亮,將自身的污穢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還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雙掛著五彩的翅膀來掩蓋自身的污穢,從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內幕)。人哪裡知道,蒼蠅的翅膀縱然美麗迷人,但它畢竟是一個滿腹骯髒、滿身毒菌的小小的蒼蠅,倚仗著豬狗爹娘橫行於世(指逼迫神的宗教界的官員倚仗國家的大力支持而背叛真神、背叛真理),猖狂已極,似乎猶太法利賽人的幽魂又隨著神遷回了大紅龍國家,遷回了它的老巢,開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接續它幾千年的工作,這夥敗類,終歸得滅亡於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宗教界與中共政府聯合抵擋神,這與當初的猶太教聯合羅馬政府抵擋主耶穌的作工如出一轍。中共政府是一個抵擋神的惡魔政府,至今還在拆教堂、毀聖經、抓捕基督徒,歷代以來不知有多少基督徒死在它的屠刀之下。而宗教界卻與中共聯合一起抵擋神的作工,看來宗教界已經完全淪為了與神為敵的撒但勢力,是神的仇敵也是所有神選民的仇敵。神兩次道成肉身的作工,都受到宗教界與無神論政府的聯合抵擋,已成為事實。可見,世界是邪惡黑暗的,正如主耶穌說:「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路加福音11:29)聖經上說:「……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整個世界都被撒但掌控,都活在撒但權下,活在黑暗中,沒有一個人歡迎神的到來,都恨不得把神再次趕出人間,世界太邪惡了!

後來,我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聚會交通,鄭弟兄讀了主耶穌的話:「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23:13)接著鄭弟兄交通說:「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顯明了那些在聖殿裡事奉耶和華神的祭司、文士、法利賽人;今天,全能神來了,又顯明了這些在宗教裡的牧師、長老、帶領。全能神的話說:「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卻不去追求滿足神的人更是抵擋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當初的法利賽人,因著他們不喜愛真理,仇恨真理,不認識神的作工,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竭力地抵擋、定罪主耶穌,最終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再看現在這些宗教牧師長老,比當初的法利賽人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的本性狂妄、頑固、不服從真理、仇恨真理,不認識神,當得知主耶穌已經回來的消息時,他們對神的末世作工不尋求、不考察,就竭力地封鎖教會,攔阻信徒出來聽道,牢籠人、控制人,目的就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飯碗,達到在宗教界永久掌權、控制信徒、搞獨立王國的野心目的。這些人不都是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敵基督惡魔嗎?」

聽了神的話和弟兄的交通,我感慨地說:「在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這些牧師、長老、帶領為了攔阻我信全能神、傳福音,用盡了各種卑鄙的手段。感謝神!藉著他們一次次地攔阻,藉著神的話,讓我看透了宗教首領的實質就是抵擋神的敵基督,是坑害人、斷送人、吞吃人靈魂的活鬼。是全能神恩待了我,賜給我真理,加給我力量和信心,引領我衝破了宗教敵基督勢力的攔阻,歸到了神的寶座前,感謝全能神!」(全文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