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把我從死亡中救出

  「若不是神道成肉身,誰能看顧拯救我們,深經敗壞的人怎能得如此救恩;若沒有神的顧念,早已沉淪滅亡,多虧神的審判、刑罰、熬煉才有了今天。是神的作工喚醒我心靈,我才從夢中覺醒,深受罪惡侵害的憂傷的心靈,徹底被神拯救回來。」(摘自《跟隨著羔羊唱新歌》第80首)聽著這首歌,我心裡對神充滿了無限的感激,不禁使我想起了沒來到全能神面前的那段日子,活在沒有神與我同在的黑暗與痛苦之中,沒有一絲光明,是全能神末世所發表的話語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拯救回來,活在神的面光之中。

  95年3月,因孩子有病我信了耶穌,得了許多恩典。後來,蒙主的恩待,我在教會中講道。99年下半年,聽帶領的說:「現在有一夥傳『東方閃電』的人,他們是『假基督』、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進去就出不來,不信他們就割鼻子、挖眼睛、打斷腿,他們還男女界限不清,用色情引誘。」當時弟兄姊妹聽後都心驚膽戰,從上到下人心惶惶。為了確保教會不受「東方閃電」的「侵害」,我每次下教會都把聽到的傳聞說給弟兄姊妹,並再三囑咐:「千萬別接待陌生人,末後是危險的日子,要時時警醒,免得受迷惑。」弟兄姊妹都言聽計從,家家關門閉戶,謹防「東方閃電」。即使我這樣不辭辛苦地為教會操勞,可不知為什麼教會光景越來越不好。到2002年的時候,情況就更嚴重了,弟兄姊妹追求沒有勁,大多數都不聚會了,原來三十人的聚會點只剩下七八個人了,有的回世界掙錢去了,有的陷在家庭的纏累之中,同工之間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爭權奪位,完全沒有了先前的愛心和謙卑,基督徒成了嫉妒徒。面對教會如此的荒涼、混亂,我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同工們也曾在一起尋求查找過原因,開始以為如同聖經上記載的亞干一人犯罪影響全營,導致打敗仗,就懷疑教會中肯定有人做了得罪主的事連累大家,但查來查去一直沒有結果;後來又採取措施潔淨教會,弟兄姊妹家裡凡是帶龍圖案的裝飾品全部毀掉,仍是無濟於事。同工們都有些灰心失望了,但我仍硬撐著。每次出去作工沒道講,到了禮拜心就慌,把聖經從前邊翻到後邊,從後邊翻到前邊,還是覺得沒啥講,一場聚會乾乾巴巴,我在上面著急上火,嗓子冒煙,弟兄姊妹在下面呼嚕聲不斷,面對此景我真是心灰意冷,信心、愛心一落千丈,想不信吧又割捨不掉,信吧還沒勁,真是苦惱極了。這時我家裡也來了環境,原來一直很支持我的丈夫一反常態,天天找茬與我吵架,我整天活在罪裡,擺脫不了罪的轄制,與不信的人沒什麼兩樣,覺得信神也不過如此,沒啥意思,說啥也沒心思聚會了,再也支撐不下去了,決定放棄事奉主的路,回世界大幹一番。我籌備好一切準備去外地打工,弟兄姊妹和丈夫都攔阻我,但我主意已定,在2002年8月我走出了家門。

繼續閱讀

廣告

全能神話語朗誦《道成肉身的奧祕(四)》(選段一)

全能神說:「……恩典時代耶穌沒少作那些工作,醫病趕鬼、按手禱告、給人祝福,今天再那樣作就沒有意義了。聖靈當時就是那麼作的,因為是恩典時代,人有足夠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價,只要信就可得著恩典,對任何人都特別恩待。現在時代變了,神的工作又向前發展了,而是藉著刑罰、審判脫去人的悖逆,脫去人裡面不潔淨的東西。那一步是救贖,所以他非得那樣作,給人足夠的恩典讓人享受,才能把人從罪中救贖出來,藉著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這一步是藉著刑罰、審判,話語的擊打,話語的管教、揭露,使人裡面不義的東西顯露出來,之後達到被拯救,是比救贖更進深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更多推薦:

考察東方閃電

認識全能神教會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我原是真耶穌新婦教會派的執事。在多年的信神道路上我一直認為自己是真正愛神的人,是基督的精兵,因為我為了「專一事奉神」把一切都獻上了,所以到有一天我必會與耶穌同踩一朵白雲升到天國去的。但是,當「耶穌」真的來接我之時,我卻與他反目成仇……

  1998年3月4日,我正在聚會時,來了兩個小弟兄和我們一塊兒學習聖經,但我警覺地發現他們讀聖經、說話不在神前加「真」字,而且還吐露說好多人都看小書卷。我就故意地大聲說:「你們看聖經中神字前面空著一個字,這是聖經中的祕密,沒有人能說出那是為什麼,只有我們知道,那是一個『真』字,若說話不在『神』前加『真』字,他就不是真神的兒女,你們說話時也不奉真神的名,這算什麼?而且還說什麼小書卷,你們能知道啥?一切以聖經為標準,聖經以外的都是敵基督,是假先知迷惑人的,奉真神的名,你們快走!不許來這兒搗亂!」

  一個月後的一天,有兩個小姊妹來到我家,對我說:「真神又作了新工作……」「胡說!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在真神面前這麼忠心,從不看電視,也不和外邦人來往,專一遵行真神的旨意,真神作了新的工作憑什麼讓你們先知道?」沒等她們說完,我就厲聲吼道。她們走後,我越想越覺得她們是胡說,就認定她們傳的是「邪教」。

繼續閱讀

真 情 告 白

  我原是大讚美派的長老,名叫劉子蘭。自97年以來一直扮演著抵擋全能神的角色。

  97年7月的一天下午,大帶領魏××、牛××等三人正在給我們講如何抵擋全能神,如何封鎖教會。突然,有個姊妹慌慌張張跑來對我說:「咱教會有個姊妹被傳異端的人給迷惑走了,現在她們還在另一個姊妹家講著呢,你看咋辦?我是偷偷跑來給你報信的。」這一消息如晴天霹靂震得我大驚失色,直恨傳全能神的人:你們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趕在這個時候來,真是存心讓我失面子!面對這些帶領們,我咋說呢?唉!看來我的地位是保不住了,等著受訓吧!果不出所料,魏厲言訓斥道:「你們是怎麼搞的?狼已經入了羊群,你們這些看管羊群的人竟然一點不知道,你們到底是幹什麼吃的?真是無用!」「那,您看怎麼辦?」我提心吊膽,小心謹慎地問。他氣呼呼地喊:「趕快去阻止吧!走!走吧!咱們一塊兒去!」我鬆了一口氣,急忙上前帶路。 繼續閱讀

福音見證電影《往事如刺》重釘主十字架之人的懺悔錄

范國毅是中國某家庭教會的一名長老,在二十多年的事奉中,他一直效法保羅,­熱心為主花費、勞苦作工,並堅信這樣追求就是在遵行天父的旨意,主來時自己肯定能被提­進天國。但當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他時,他卻持守觀念一次次拒絕、抵擋、定罪……後來­,經過與全能神教會傳道人的多次辯論,范國毅終於幡然醒悟,真正明白了什麼是遵行天父­旨意,怎樣追求才能達到蒙拯救進天國…… 每當回想過去,這些往事就如刺一樣扎在他的心上……

更多推薦:

考察東方閃電

讚美詩歌視頻

聖經與神的作工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1989年12月,我因妻子有病信了耶穌,自從蒙召之後,我天天抱著聖經愛不釋手,聖經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我把聖經當作神,離開了它就像失去了生命。因為信神,我曾被政府抓去辦過學習班,也曾被判刑勞教三年。經過這一次次的磨難,我覺得我的根基扎在了磐石上,是一個對忠心的人了,方圓幾十里的弟兄姊妹也都特別仰望我,認為我是個一流的講道人,更是個被主得著的人。此時的我已被名譽、地位衝昏了頭腦,忘乎所以。

耶穌,聖經,教會,真理,信神

  2000年8月,教會的一位同工告訴我「『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說神在末世又作了新的工作,他們專門迷惑、牢籠那些無知的人,誰要是信了,要錢給錢,要媳婦給媳婦,如果不信了,他們就把你大卸八塊。」我一聽嚇了一跳,感到此事非同小可,就趕緊去問上面的帶領,帶領說:「你不要和『東方閃電』的人來往,更不要接待他們,他們是邪靈作工,你不知道他們有多麼厲害!你一定要把你那裡的教會看好,末世必有假基督、假先知出來迷惑人,你們千萬要小心,別上了他們的當。」我聽了帶領的話,就像領了聖旨,於是在教會裡大肆宣揚「『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是變相的『法輪功』!他們說神來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們千萬不能信,別上他們的圈套。」為了「看護好」主的小羊,每天晚上我都騎著自行車到各個聚會點巡查一遍,並嚴厲地對他們說:「誰要是接待『東方閃電』被我知道了,再去聚會,我就把他轟出去,對誰都不講情面,親爹親娘也不行。如果『東方閃電』的人再厚著臉皮來,你們就放狗咬,朝他們身上潑水,再不行就打,這樣做不過分,因為我們是捍衛真理,保全自己的生命。」由於我的毀謗和恐嚇,弟兄姊妹有的嚇得在家插著門不敢出來聚會了,有的一看見『東方閃電』的人就像躲避瘟疫一樣,有的就破口大罵,甚至大打出手……我的姐姐接受了一個月,我聽說之後,硬把她給攪了下來。 繼續閱讀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喚醒了我

  「當水淹沒人全身之時,神將人從死水之中救出……當人在悖逆神時,神使其在悖逆中認識神……多少次人看見神的手;看見神的慈容、笑臉;多少次又看見神的威嚴,看見神的神的烈怒。人雖不曾認識神,但神並不因人的軟弱『趁機無理取鬧』,神體察人間之苦,因此,神也體諒人的軟弱,只因著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負義,所以神才不同程度地給人以刑罰。神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神將人從死亡中奪回。」 每當聽到這首神愛之歌,我不禁想起自己的昨天,心中的感激之情也油然而生。雖然往事已過三年,但我又怎能忘記是全能神的愛拯救了曾經悖逆、瞎眼的我。

  我原是地方教會的一名信徒。初信時教會的光景還過得去,但從95年起,教會就開始走下坡路:帶領拉幫結派,信徒嫉妒紛爭。漸漸地,謹防「異端、邪教」成了帶領講道的主題,說什麼「東方閃電」最厲害,專門拉地方教會的「得勝者」,還說「東方閃電」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只要信了他們的若再不信就要割鼻子、剜眼睛、打斷腿等等,並且嚴禁信徒接待外來人,若發現誰接待生人就開除誰,我們被嚇得個個心驚膽戰。從此,傳末世福音的人一到我家,我不是罵就是趕,甚至用不堪入耳的言語羞辱他們,用石頭砸、用髒水潑他們。剛開始我也擔心這樣做會得罪主,但後來聽帶領說這樣做不算犯罪,是「捍衛」真道,我的良心也就漸漸麻木了。可最令我困惑不解的是:儘管我和帶領的如此抵擋、封鎖,仍有一些信心好的弟兄姊妹陸續接受了全能神,其中有的還是其他教會的帶領。而這期間的教會,除了講些「防假、打假、要錢」之類的話以外,根本沒有生命活水的供應,有些弟兄姊妹見此情景就下世界了。從此,教會的人數逐漸減少,人的行為也一天比一天變壞。我不由得開始思索:這樣信下去能進國度嗎?難道這就是「得勝者」的標本、模型嗎?正當我在靈程路上失去路標、迷茫不知所措時,兩位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又來到了我家。感謝神的引導!這次我破例接待了他們,因為在多次的交往中,我發現他們的所作所行與我們教會各級帶領所毀謗的恰恰相反,我從未看見這班人打斷過誰的腿或剜掉過誰的眼睛,倒是我們信耶穌的人對他們棍棒驅趕、拳腳相加,但他們卻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樣的活出比我們教會的人要好一百倍。 繼續閱讀

抵擋時目空一切 蒙羞後豬狗不如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中層帶領。90年我蒙召信了耶穌,當時看到別人能上台講道,聖經談得那麼好,我非常羨慕,暗想將來有一天我要是走上講台那該多威風!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開始在聖經上狠下功夫,通過幾年的努力,加上主的恩賜我走上了講台,成了一名眾人皆知的講道工人。從此,培訓、查經都少不了我,我還曾和香港、臺灣、新加坡的講道人在一起探討聖經,因而引來了無數弟兄姊妹的高看,甚至成了他們心中的偶像。從此我就更加傲氣,從不把別人放在眼裡,只認為自己最愛主,對主最忠心,正是這樣的狂妄本性,致使我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成了抵擋神的罪魁禍首!

  96年7月,我去參加了一個大型同工會,交通的內容是「謹防異端、捍衛真道」,論「東方發出的閃電」。當時帶領說:「目前有個異端興起,叫『東方閃電』,他們外表愛心特別大,但裡面素質差,只要你願意接受此道,要金錢給金錢,要美女給美女。他們有槍、有炮,千萬不能與他們接觸。『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份……』(約二:11)」當時身為群羊守望的我聽得特別投入,並在主前立下了心志:一定把自己所帶的三十多處教會保護好。回來後我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一個星期交通的內容全部貫徹了下去,並告訴弟兄姊妹沒有我的吩咐不許接待陌生人,誰接待就開除誰,免得引「狼」入室。就這樣,教會被我封得嚴嚴實實的,一晃幾年過去了,教會還是沒能如我所願,反倒日漸荒涼,弟兄姊妹都冷淡了。此時我仍吩咐弟兄姊妹和我一起通宵禱告,但局面卻是:三個一群兩個一夥彼此論斷,同工會變成了爭吵會、批鬥會,再也找不到起初教會和諧配搭的影子。失望中的我這樣熬了兩年,教會沒興旺起來反而更加衰退。這時的我再也支撐不住了,跑到蘇州待了三個月。然而這三個月讓我度日如年,心裡不斷琢磨:我離開教會,主耶穌如果這時回來了,不是被撇了嗎?多年的信仰不就前功盡棄了嗎?我怎能甘心呢?於是,我帶著沉重的心理壓力又回到了教會。

繼續閱讀

在抵擋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我原是生命道的一個工人,被差派到各處傳道,後來就走上了法利賽人抵擋神的道路。是全能神喚醒了我的心靈,我才蒙了神的拯救

拯救,教會,耶穌,禱告,真理

  那時我被差派到山西省大同市作工。每到一處教會,我都會聽到弟兄姊妹反映關於「有人來傳神作了新工作」的事,並且還給一本叫《東方閃電》的書。聽後,我心裡對此恨之入骨,心想:這真是到末後了,假基督來迷惑人了。我一定要做個好「管家」,不能讓群羊受迷惑。之後,我就開始封鎖教會:弟兄姊妹誰也不許接待陌生人,誰若不聽話就開除誰。在一次同工會上,帶領說:「現在教會最嚴重的問題是各處都有來傳全能神的,他們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打人、害人。他們還有一本書,裡面有毒藥,你一看,你大腦失控,就被迷進去了。」我聽了這些話,嚇得心裡怦怦直跳,因為我聽說父母已接受了全能神,並且還看了那本書,我越想越害怕,心中就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似的,因著謠言再加上我的想象,使我對全能神的這步作工更加地仇恨,對傳全能神這步作工的人更加地反感。我每天禱告的時候,都求耶穌咒詛他們,在各教會作工的時候,還說了褻瀆全能神的話,當時令我特別意外的是,我父母他們信了那麼多年的耶穌,看了那麼多遍的聖經,又帶領教會,給人講道,怎麼也接受了全能神呢?氣憤之中,我拿起筆來給父母寫信,信上說:「爸、媽,你們白信了這麼多年的耶穌,白看了這麼多年的聖經……」信中我不分時代背景,斷章取義地引用聖經章節勸他們回頭,還寫了很多「勸阻」的話。但他們絲毫不接受我的「好心」,我一氣之下一年多沒有回家,一直都在抵擋著神末後的工作。只要聽說有傳末後工作的,我就恨不得他死了才解心頭之恨。其實,這些仇恨都是因著傳說和想象產生的,我並沒有親眼看見,其中有很多是我憑想象加上的,如:「東方閃電」要什麼就給什麼,要錢給錢,沒對象還給找對象等等,我竟然這樣昧著良心在散佈謠言。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