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由抵擋到接受的過程

  我原是華雪和派的一名工人。98年12月2日,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從此,我才知道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發展的,明白了神在律法時代的作工內幕與作工果效,也知道了恩典時代耶穌救贖了全人類,以至於人都從十字架上被救贖了下來,更知道了神在前兩步工作的基礎上又開闢了新時代——話語時代。神藉著說話來揭示審判人,最終徹底將人征服,人都達到聽話、順服,與神同心合意,成為神在地上的彰顯,成為神打敗撒但的證據,成為能見證神作為的一班人,這班人就是聖經啟示錄中所說的「十四萬四千得勝者」。

信神,福音,拯救,真理,教會 繼續閱讀

廣告

基督教會小品《警察拜年Ⅱ》

楊志忠夫婦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晚年本應得到兒女的照顧,但兒子因信神遭到中共的追捕,多年逃亡在外不能回家。中共警察常常上門來逼問兒子的下落,不給兩位老人安生日子過。一次過春節時,兒子回家探望老人,恰巧碰到派出所兩名警察上門「走訪」,故事就此展開……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拯救之光

全能神教會是主耶稣基督末世重歸設立的教會

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過程

  1996年秋,我在真耶穌教會信了主耶穌。後來,我就開始講道,負責所在教區30多處教會的牧養工作。

  在1999年的一次同工會上,沈陽李長老對我們說:「近幾年興起個『東方閃電』派,他們傳二次道成肉身了,是女性;他們發展迅速,勢不可擋,凡是信耶穌的都是他們獵取的對象;他們是黑社會組織,對信主的人採用美色勾引、金錢收買,要不就是採用暴力手段,凡不順服他們的人,都會被打斷胳膊、腿,被割去鼻子或耳朵。我們各地教會的長執和信徒被他們擄去不少,現在他們已到了昌圖一帶,你們要嚴加防範,務必看好羊群,避免弟兄姊妹被他們擄去……」對長老的話我沒有一點疑惑,從那以後,我每到一處教會就大肆宣講長老的話,並且還捏造說:「『東方閃電』這夥人男女混雜,污穢不堪。」為了防止弟兄姊妹離開教會接受「東方閃電」,我又親自教信徒如何防範、抵擋的方法。

繼續閱讀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1991年,我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信了耶穌。起初那幾年,教會特別復興,信徒人數逐漸增多,最多時達到上千人,我也成為一名同工,每天忙忙碌碌地為主作工,等候主的復臨。

   2000年以後,我發現教會的光景越來越不好,弟兄姊妹的愛心、信心漸漸消失了,不僅我軟弱無力、講道沒有滋潤,其他講道人也是翻來覆去講夠了,信徒也聽厭了,都不願聚會,以致聚會出現「八點聚會十點到,這邊講道那邊睡覺」的情形。教會中罪惡越來越多,有些講道人因此走向了世界;有的傳道人、帶領竟然搞起淫亂、揮霍教會錢財,錢財處處對不上帳;帶領們為爭權奪利,拉幫結夥、互相排斥、互相攻擊,真是不擇手段;人與人之間失去了往日的真誠,為了保全自己都互相防備、互相監視。這哪裡是主耶穌寶血贖買的教會啊!我不明白為什麼教會能達到這種地步,為什麼我信主感到越信越累呢?我一次次地求告主:「主啊!求你潔淨我們的教會,求你光照弟兄姊妹,求你復興教會,賜給我們信心和力量跟隨你……」可我無論怎麼禱告,教會仍是一蹶不振。 繼續閱讀

合唱特輯紀錄片《主宰一切的那一位》見證造物主的全能主宰

  浩瀚的宇宙,所有星體都在各自的軌道上精準運行;天宇之下,山川湖泊都有其界限,萬物生靈都在四季輪迴中繁衍生息,遵循著生命的規律……這一切設計如此精妙,是否有一位「能者」在主宰安排?自從我們呱呱墜地,就開始扮演人世間不同的角色,在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中輪迴……人類究竟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是誰在主宰人類的命運?縱觀古今,大國崛起,朝代更迭,一個個國家與民族在歷史的浪濤中興衰沉浮……人類發展的規律與大自然的規律一樣,都蘊藏著無窮的奧祕。你想知道其中的答案嗎?紀錄片《主宰一切的那一位》將帶你尋根溯源,揭開這一切的奧祕!

觀後的體會:「『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小草的生命力真的很強,之前看到一座被大火燒得光禿禿的山頭,過了一段時間山上居然又變綠了,我心在想:是誰賜於小草這麼頑強的生命力呢?很多人會說小草天生就這樣,那真正的答案是什麼呢?《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讓我意外獲得答案。」

更多:

全能神教會是神親自設立的教會

了解全能神教會

尋找神的腳蹤 – 東方閃電

什麼是真理?什麼是聖經知識道理?

全能神的話喚醒了我的心

——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

  我原是真耶穌教會的一名帶領,1996年蒙恩歸後,我就刻苦鑽研聖經,在教會裡講道。不久,我又被提拔重用,負責牧養一千多人的教會,從那時起我就常年奔走在各教會中間。在事奉主的同時,我也苦盼救主耶穌的二次降臨,早日接我們得賞賜,可萬萬沒有想到,當主真來時,我卻成了抵擋神的罪魁禍首。

  那是在1997年的一次同工會上,長老跟我們說:「現在出現一夥『東方閃電』,非常厲害,他們說神來了,作新工作了,你若不接受就割你的鼻子、剜你的眼睛、打斷你的腿,甚至害你性命,他們純屬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你們要告訴弟兄姊妹,千萬別與他們接觸,沾上就進去,進去就出不來。」對長老的話我特別相信,不假思索,馬上傳達給教會的弟兄姊妹,並囑咐:「沒有我的許可,誰也不許接待任何外來人,就是親屬來也不行。要堅信長老的話,只有真耶穌教會才是神的聖山,各宗各派都得在我們這裡合一。」弟兄姊妹都很聽話順從,即使這樣,我還是不放心,又去外地找來一些反面宣傳材料,添枝加葉地在弟兄姊妹中間大肆宣講,再三囑咐各位同工:「一定要保護好羊群,決不能叫『東方閃電』侵入教會,這是對主獻忠心,捍衛真道,我們要當作頭等大事對待。」就這樣,教會被我們層層封鎖,弟兄姊妹都被牢籠在我們的手中。後來,有很多信全能神的人多次來我們教會傳福音,都被我們攆出了家門,拒在了門外。對此我暗自慶幸,以為這樣肯定蒙主的悅納,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時候,神的管教臨到了我。 繼續閱讀

手捧著神話 我淚如雨下

——棺材前的懊悔

  我轉臉看到外面的棺材、壽衣都操辦齊了,只等我一口氣上不來就裝進棺材裡,絕望、淒涼之感一齊襲上心頭:完了!完了!我才四十多歲,我不甘心這樣死去呀!我眼巴巴地望著窗外藍藍的天空,淚水早已浸透了枕頭……就在我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慈愛的雙手,用他那帶有威力權柄的話語將我征服,使我的身心都得以復甦,獲得了新生。面對神的特大洪恩,我痛恨自己悖逆太深、抵擋太嚴重,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對神的萬般虧欠,感謝全能神今天賜給我這個機會,我願把自己抵擋神、遭神懲罰,又蒙神拯救的親身經歷交通出來,希望弟兄姊妹都能從我的經歷中吸取教訓,不要再步我的後塵…… 繼續閱讀

基督教會電影《得救》末世基督揭開「得救」的真意

  什麼是得救?信主耶穌的人都認為,只要真心向主禱告、認罪悔改,罪就得著了赦免,人就蒙恩得救了,主來時就能直接被提進天國了。得救真是這麼簡單嗎? 本片主人公徐智謙信神多年,熱心為神花費,撇下一切盡本分,因此遭到了中共的抓捕與酷刑折磨。出獄後,他仍堅持盡本分,也有了一些實際經歷,講道作工還能解決弟兄姊妹的一些實際問題。後來妻子同樣被抓坐監,他也沒有怨言,沒有消極、倒下……贏得了弟兄姊妹的誇獎、稱讚。徐智謙覺得自己有真理實際了,進天國肯定沒問題。沒過多久,一場突如其來的試煉臨到了他,妻子被中共警察迫害折磨致死,徐智謙悲痛欲絕,對神產生了觀念、誤解與埋怨,悖逆、背叛的心也出來了……後來,他意識到這是背叛神,就開始反思:像自己這樣臨到試煉還能埋怨神、誤解神、背叛神的人是真正得救的人嗎?能有資格進神的國嗎?

更多推薦:

了解全能神教會

探討東方閃電

全能神教會的產生與發展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頭

——一個悖逆之子的真實經歷

  我叫梁豔麗,家住肇東市,原是靈恩派的講道帶領同工,也曾是極力抵擋全能神末後工作的悖逆之子之一。

  1990年7月,我因丈夫有外遇心靈備受打擊而開始信。半年後我開始講道,特別是從91年8月9日受洗後,我的信心愛心越來越大,對聖經愛不釋手,每天必背5節經文。一想起約翰福音3章16節的經文: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我就倍受激勵。一年以後我就辭掉了工作為神全時間奉獻,負責牧養本片各教會,參加各種特會培訓,常接待國外的牧師和國內的弟兄姊妹,也常和浙江溫州、河南、安徽等地同工彼此交通聯絡。從97年開始,我和各地同工交通最多的就是如何抵制「東方閃電」,並且到各處教會宣講:「『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他們說聖經過時了,要看小書卷,說神來了,你若不接受,就會被割鼻子、割耳朵、挖眼睛、打斷腿,而且他們傳一個人能得不少錢,他們純屬離道反教,所以我們必須守住聖經,只有守住聖經才是守住真道,除聖經以外什麼書都不能看,和自己信的不一樣的絕對不能交通。」從此我開始抵擋全能神的工作,長達五年之久。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痛心切骨,悔不當初。在此我把自己的抵擋經過寫出來,希望弟兄姊妹引以為戒,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轍。 繼續閱讀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徹底蒙拯救

        自從1976年高考落榜後,我便走上了事奉的道路,並向主許下諾言:做一個「拿細耳人」終生服事神。此後,我就將滿腔熱血都傾洒在教會裡,很快便成為「因信稱義」派的一名主要同工。那時,教會呈現出一派復興的景象,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一人有難眾人相幫,同工們齊心協力、爭先恐後地為主作工,教會人數越來越多,主的福音也達到了空前盛況,面對此景,我心倍感欣喜,同時也滿懷希望地等待著主耶穌的二次降臨

  儘管我們都殷勤為主作工,可不知為什麼,自從97年以來,不僅福音傳不出去,而且教會光景也每況愈下,同工們無道可講,聚會時弟兄姊妹不是拉家常就是打瞌睡,相處時都是專顧自己,彼此沒有一點相愛可言,甚至有很多弟兄姊妹都下了世界。面對這種令人痛心的情景,我便和眾同工一起痛哭流淚禱告,求主作工在我們中間,使教會的光景能恢復如初,與此同時我們還採用各種方法扭轉,但無論怎樣祈求和努力,都沒能挽回這種局面,後來連同工之間也開始勾心鬥角、嫉妒紛爭、互相排擠。在一次同工會上,兩名同工因教會錢財的開支,竟吵得不可開交,甚至動手打了起來,從此兩人各拉一幫,教會便一分為二;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眾人都仰望的劉帶領竟和一個姊妹(半家信)搞起了淫亂,有的同工還偷花教會的錢……面對這一切,我一直苦苦思索,但始終也沒找出問題的根源所在,實在是束手無策。 繼續閱讀